欢迎来到余璐律师个人网站
15972099272 联系我们

您所在的位置: 余璐律师个人网站 >律师文集

律师介绍

余璐律师 余璐律师,女,中共党员,北京中伦文德(武汉)律师事务所专职执业律师,毕业于武汉大学,硕士,中华全国律师协会会员。从事法律事务以来,一贯秉承“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的执业理念,承办过大量合同纠纷、房产纠纷、建筑工程... 详细>>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余璐律师

电话号码:027-85558471

手机号码:15972099272

邮箱地址:13971357697@163.com

执业证号:14201201611457991

执业律所:北京中伦文德(武汉)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武汉市江汉区青年路558号武汉天街5号楼23层

律师文集

“黑白合同”:发生率最高的商业贿赂

采购中的“黑白合同”,也称“阴阳合同”,几乎是我国建设工程领域里的公开秘密。此类合同是商业贿赂发生率最高的案件,严重践踏了公开透明、公平竞争的政府采购市场管理秩序。

2005年8月,某市中级法院对某省交通厅所属单位(即采购人)与广东某工程公司(即中标供应商)之间所签订的一明一暗两份招标采购合同所发生的纠纷作出民事判决。

2003年5月,原告通过招标程序,与采购人签订了某市高速公路采购项目总价款为2.03亿元的合同,该合同(即“白合同”)在某省发改委招投标处备了案。早在原告进场施工之前,双方曾经有口头协议;招标程序结束后,应被告的要求,双方又签订了补充协议(即“黑合同”),将已备案采购合同所签订的工程总价款2.03亿元下调至1.98亿元。这也是双方口头协议的内容。

2004年11月,原告承揽的项目全部竣工,且陆续得到了工程款1.98亿元。但采、供双方最终结算时,对“黑合同”中的工程款数额没有异议,而对究竟按照哪份合同作为核算依据发生了争议。

原告认为,已备案的合同是经过公开招标签订的,应作为结算的惟一根据。除被告已支付的款项外,还应支付与中标合同的差价款。被告则辩称,备案合同不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补充协议才真实体现双方权利义务。因为在公开招标之前,原告为了拿到招标采购项目,就对采购工程进行了部分垫资,并作出了许多极为优惠的许诺。原告进场施工6个月后,被告才为采购项目进行了形式上的公开招标程序,且参加投标的其他供应商都是原告事先寻找的陪标公司。因此,原、被告自愿签订的补充协议对双方才具有法律约束力。

法院认为,原告是通过公开招标采购方式获得采购项目的,且双方对所签合同进行了备案,故该合同合法有效。而补充协议对原已备案的合同内容进行了变更,因此,应当认定变更后的协议构成了《招标投标法》中所禁止的“背离合同实质性内容”的变化,应认定补充协议为无效。最后,法院判决被告应根据“白合同”支付给原告2.03亿元的工程采购合同的差价款及其银行利息。

前述案件中的“黑白合同”,有些是双方完全自愿的,有些则是一方迫于无奈。首先来看“白合同”。实践中,当事人为了获取市场交易机会,所签订的“白合同”尽管是完全自愿的,但属于共同串通行为,是无效合同。从被告的辩解来看,早在招标之前双方已经有合同,且都在履行着合同。笔者认为,倘若果真如被告所述的,那么法院依法所保护的备案合同,其合法性就值得斟酌。因为不论是原告还是被告,均违反了禁止性法律规定。前述案情,采购合同签订之前,双方已经在履行着各自的义务,公开招标只是一种表面形式,由此而引起的“白合同”纠纷,如果能够获得法律救济,那么我国的公共采购制度将徒有其表,将遭受任意的践踏。其次,自愿签订的“黑合同”,侵害了其他投标供应商以及潜在投标供应商的公平竞争权利,由此所签订的采购合同必然无效,而且还应受到法律的严厉制裁。

综上,笔者认为,前述案件中的“白合同”已涉嫌“串标”,且当事人均为明知故犯,尽管履行了备案手续,也不应该获得司法保护。

经济参考报·谷辽海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

Copyright © 2018 www.lhsls.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添加微信×

扫一扫添加朋友圈